馆内要闻

从“数鸭子”开始唱响全国的“新文化” 文化自信筑就精神高地

发布日期:2018.11.15     浏览:

 
      1996年央视春晚,马鞍山五岁小女孩洪潇以一曲生动俏皮的《数鸭子》唱响祖国大地。
      22年后,洪潇的家乡已成为拥有中国诗歌之城、全国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示范城市、中部首个全国文明城市等诸多名片的文化名城。
      从紧跟时代步伐到引领文化潮流,其出发点在于满足群众精神文化需求,原动力在于坚定不移的文化自信。
      连续33届的江南之花、30届的诗歌节、22届的“双十佳”,展现了马鞍山人追求文化传承创新的自信。“聚山纳川,一马当先”的城市精神,展现了马鞍山人开放包容、勇立潮头的自信。进入新时代,马鞍山着力打造“生态福地、智造名城”,宏伟的蓝图,同样是自信的彰显;自信的背后,依然是文化的支撑。
      一个个“脚印”,构成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生动丰富的时代文化景致,更是筑就精神高地,助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生动范例。
      文化自信,起于不断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
       洪潇的母亲谢祖霞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说,“那时候多数家庭都在忙着给孩子补课,我的主张就是孩子要唱歌,唱歌能让人身心愉悦,家长、孩子都开心!”
      谢祖霞的想法,映射着那个时期人们心理的变迁。上世纪七十到九十年代的中国,工人群体的收入相对较高,马鞍山这座以钢铁重工业为主的城市,经济总量和人均收入长期在安徽省名列前茅。温饱不愁,然而,这还不够,幸福,还得有精神上的富足。于是,伴随着经济发展的铿锵步伐,马鞍山文化事业蓬勃兴起,使得这座城市翩然转身,刚柔并济。
      现年86岁的汪笃英在1984年担任马鞍山市原群众艺术馆的第一任馆长,对于刚上任时的那段岁月,他依然记忆犹新,“当时的体制是,政府只管人员工资,文化部门的经费非常短缺,连业务人员的办公桌都没有,搞出来的东西大多是些‘小放牛’。”许多文艺工作者日常蹲在屋檐下,一边“一杯清茶一包烟、一张报纸看一天”,一边叹息岁月的蹉跎。
      幸运的是,此时全国的文化系统开始模仿经济体制改革的经验,推行以承包经营责任制为主要内容的改革,以解决统得过死和吃大锅饭等体制弊端。同时实行了以文补文、多业助文等改革措施,以解决文化单位出现的经济困境。市群艺馆经过内部激烈辩论后,开展了舞厅、儿童游乐园、展销会、广告装潢等有偿活动,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文补文”的年毛收入达八十万元,大部分都用来开展文化活动和购置文化活动的设备,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
      如今的马鞍山,在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建设方面已是今非昔比,按照“主城区10分钟、县级城区15分钟”的标准建设了覆盖城乡的公共文化设施体系,市县乡村四级公共文化设施设置率达100%。2015年,全国首个数字文化馆在马鞍山建成开放,成为市民尤其是青少年向往的体验馆和各地同行争相前来交流学习的数字文化馆研究基地。马鞍山市文化馆馆长陈学明说:“要想满足群众的文化需求,关键是要提供足够的平台。”
 
 各省文化馆代表参观数字文化馆  ——  2017年

第五届周末大舞台 —— 2014

市群艺馆新年演出  ——  1998年

群星歌舞厅  ——  1989年

第一届“江南之花”演出剧照  ——  1986年

市群艺馆庆祝建国35周年文艺调演  —— 1984年
喜迎十九大全面建小康﹄第三十二届江南之花演出
 
     “平时在市文化馆学习舞蹈,晚上和朋友、家人一起打打羽毛球,其他时间散步、看电影。”对于住在城里的葛玉芳来说,有着丰富
      多彩的文化活动供其选择。而在含山县清溪镇白马村,韩笑的业余生活也不单调:可以到文化站吼两嗓子,去广场上尽情扭扭跳跳,想
      “充电”时就去村农家书屋读书看报。
      文化这条凝聚人心的精神纽带,舞出了民生幸福的翩跹舞步。
 
      文化自信,成于蓬勃兴起的群众文化活动
 
      1986年,取义于马鞍山“江南一枝花”称号的“江南之花”大型群众文化活动应运而生。首届“江南之花”,来自厂矿、农村、部门、学校的数千名干部群众齐聚位于原金家庄区的原市体育馆,同唱革命传统歌曲,参与的人数和场面的火爆程度都是空前的。“更重要的是,各地各单位都组建了自己的演出队伍,为今后的全市群众文化大繁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汪笃英说。
      “江南之花”至今已走过33个春秋。一年一个主题,一年一种形式,全城联动、全民参与,“千人同唱一支歌,万人同和一首曲”的盛况年年呈现。马鞍山人自编、自导、自演,用不同的文艺形式赞美生活、讴歌时代,并以此促进了企业文化、校园文化、社区文化、乡镇文化、军营文化、广场文化活动的蓬勃开展,催生了“姑孰之韵”“社区文化节”等优秀基层文化活动的举办,造就了“群星艺术团”“映山红艺术团”等一批极具生命力的民间艺术团体,培养了数万名群众文艺爱好者和群众文艺骨干。2007年,“江南之花”被文化部授予社会文化艺术政府最高奖——群星(服务)奖,2017年获“全国文化馆(站)优秀群众文化活动品牌”称号。
      一项文化活动三十多年不衰,生命力何在?因为它符合党心、民心,符合时代的潮流。把每一位参与者的爱国热情凝聚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事业上来,凝聚到胸怀全局、认真做好本职工作上来,正是“江南之花”不变的初衷。
      同样历久弥新的是已经举办三十届的诗歌节。自1989年举办马鞍山首届中国国际吟诗节以来,每年重阳节前后,国内外的诗歌爱好者都会汇聚在这座城市,凭吊诗仙诗魂,吟咏怀古览胜。2005年,第一届中国诗歌节在马鞍山举办。2014年,马鞍山被中国诗歌学会授予“中国诗歌之城”称号,并以此为名,叫响全国、走向全世界。
      诗仙终老地,造就了一座诗歌之城。目前,马鞍山有2000多位市民一直在坚持诗歌创作,涌现出了诸如欧震、杨健等一批新生代诗人。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年来,马鞍山出版了50多部诗集。如今,诗歌已经渗透到学校、家庭、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在每个人的生活中。一两岁的小儿咿呀学语,却已在父母的教导下背会很多唐诗;刚上幼儿园的小朋友,除了学习自主游戏,探索独立,亦已经在老师的指导下,开始了传统诗歌文化的启蒙;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古诗诵读是每个学习阶段必不可少的科目……在马鞍山人的成长过程中,诗歌用其独特的魅力,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这些纯粹的心灵,传承着这座城市的文化基因。
      腹有诗书气自华。千年的诗歌传承,三十年的不懈追求,积淀了马鞍山文化自信的丰厚底蕴,赋予了马鞍山人独有的精神气质,精神文明的果实已然绽放。
      29年来,马鞍山连续评选表彰了22届全市精神文明“双十佳”(十佳道德模范集体、十佳道德模范),每年评选“感动诗城年度人物”“最美家庭”“最美交通人”等先进典型,每季度评选20名“马鞍山好人”。这些道德模范助人为乐、诚实守信的高贵品质,挺身而出、舍己救人的英雄气概,心系社会、关爱他人的广阔胸怀,勤勉敬业、尊老爱幼的良好风貌在全市上下广为传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内化为人们的坚定信念、外化为人们的自觉行动。
      以文化人,润物无声。文化不只是生活方式,更是一种精神价值,它的意义在于给心灵以启迪,给精神以力量。在这个歌的世界,舞的海洋,诗的城市,文化凝聚起马鞍山转型发展的巨大正能量,激发了干部群众干事创业的精气神,营造了崇德向善的社会氛围,“聚山纳川、一马当先”的城市精神得到了市民的广泛认同。
 
      文化自信,兴于精品迭出的专业文化创作
 
      2011年4月23日,知名黄梅戏演员姜青等能人选择“下海”,创建了全市首家民营艺术剧院马鞍山四季剧院。剧院成立当年,演出场次就多达200余场。短短几年时间,剧院已经进入全省民营艺术院团的第一方阵,自主编排了大型原创黄梅戏《千字缘》《太白醉》等。
      文化体制的改革,为马鞍山的文化发展注入了新活力。特别是近年来,马鞍山专业文化创作活力十足,呈现出井喷态势,越来越多的马鞍山故事被搬上舞台、叫响全国。
      2017年马鞍山出资近700万元与中国歌剧舞剧院共同打造的大型民族舞剧《李白》在北京首演成功,场内场外好评如潮。“李白的思想性格是符合我们今天时代精神的。他‘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自信,很容易让观众产生共鸣,也有助于我们坚定文化自信!”主创团队介绍说,希望通过民族舞剧《李白》的创作,进一步深度挖掘中华传统文化精髓,更好地弘扬优秀诗歌文化。
      原创黄梅戏《凤栖巷》《千字缘》《凤鸣宏村》《太白醉》,音乐剧《天使在身边》,儿童剧《牛背上的歌》获安徽省第十届、第十一届艺术节优秀剧目奖;大型原创黄梅戏《太白醉》《凤鸣宏村》亮相京城,应邀参加由国家大剧院举办的“黄梅戏艺术周”展演活动;黄梅小戏《桃花谣》入选2016年文化部戏曲剧本孵化计划项目;黄梅戏《太白醉》《媳妇竞选村长》,舞剧《李白》分别入选2016、2017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纪录片《丝路仙踪——李白与碎叶城》入选2017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丝绸之路影视桥工程”项目储备库。新编儿童剧《青蛙王子》入围2016中国大剧场儿童剧票房十强,儿童剧《狐狸孵蛋》入围2016中国小剧场儿童剧票房五强。这些文化作品无不奔涌着磅礴的文化自信,绽放着马鞍山的特色魅力。
      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有了文化自信,我们就一定会有灿烂的未来。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马鞍山正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坚定的文化自信,坚持继承、创新、发展,让文化薪火相传,让创造生生不息,为改革发展铸就持久强大的精神动力。

 


上一篇:马鞍山校园刮起了“戏曲风”
下一篇:我市举行非遗进校园活动启动仪式 --《漫画非遗》丛书、非遗图片巡展将先后走进中小学校园